夜闌人靜,獨自坐在桌前,聽見遠處的貓哭聲夾雜著一種淒涼的悲哀,倦意被刷過身旁的寒風給掠奪了,但此刻的睡眠於我如浮雲,沉浸於自己心魂裡的世界才是此時的渴望。

鉛筆在活頁紙上流洩出的跡如窗外的黯影,掌中的馬克杯散出一縷縷淡而濃的咖啡香,一如我的思緒飄飄地溜上我的魂,繞舌而纏的拿鐵似是濾出了我的靈意,腦中的意象由汙濁的混水中逐漸析出,勾勒出我作品中的每一個場景:直插入雲霏中的山脈、在敵人面前倒下的英雄、在暮色中相互依偎的眷侶、操有生殺大權的命運之神……這一向是我的習慣,任由自己的思路蜿蜒在無際的天、無垠的幻中,除了回味,更是重整。

有這樣的習行,純粹是因為希望我能有不同於他人看這世界的角度,因為我愛舞文,因為我時時耽念於自己所構築的小世界,因為踽踽獨步於天地才是我的實……唉,創作,該說是成癮還是熱愛?一定要隔幾天就找藉口提起筆,又或打開我親愛的Notebook寫下心中之想,當我再度躍進文字構築的小窗裡,那是何等快活的享受?而有些享受,有些成分,只有獨步時才能嚐到。

之所以熱愛夜晚的原因,也就是那份寧靜、獨處的空間罷了。那思緒中的宇宙、世界,只為那些屏除一切雜念的靈魂敞開,而我就是在荒野中獨步的一匹狼,只有看到鮮嫩欲滴、即將成腹中之物的目標獵物,才能誘出我充滿野性的嘶嗥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嵐飛 的頭像
嵐飛

荒野.純真.貓兒.小說家的韻緻

嵐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